页面载入中...

文学访谈也是一种文学批评

admin 高辣np 全肉短篇合集 2020-01-16 497 0

  今年,迟子建已经55岁了,距离她的写作生涯开始,无数岁月已经飞逝。在毕飞宇看来,她的写作宛如拿一把榔头或者凿子在那里打石头,把石头一块块打落下来后,再打再落。通过一个一个汉字,一个一个作品,把自己落成了一个丰碑。

  迟子建回忆,她的童年在故乡北极村,世界就是这么一片方圆之地。当她成年以后到过了很多的地方,见到了更多的人更绚丽的风景以后,回过头来看世界还是那么大,它真的是一个小小的北极村。

  “我只不过一步一个脚印这样走,我最后归于我的土地。至于任何的评价体系对一个作家来讲完全是不重要的,因为一个人要活着,尤其像我这样的女人活着,是需要文学作为伴侣的。我对这个伴侣的要求只是陪伴我的人生,它能陪伴我好好的到80岁,我会说生命万岁,文学万岁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都挺好。”

  “在我生命中,有一支无形的笔伴随着我,跟随着我,安抚着我,我觉得远比外界的荣誉来得更为美好。我颈椎不好,戴任何的桂冠对我来说都是负担。”迟子建坦言。

  近日,“众志成城 守护文明——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”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,马蹄金、麟趾金、金饼、金板、编钟、雁鱼灯、韘形佩、铜染炉等海昏侯国遗址文物参加了此次展览。此次展览的展品涉及江西、河北、山西等多个省份。

admin
文学访谈也是一种文学批评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